首页 | 光辉历程 | 党史回顾 | 讲话精神 | 解读评论 | 新闻动态 | 优秀典型     
当前位置: 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专题网>>光辉历程>>正文

红色星火 点亮东方——追寻中共先驱海外探寻真理的足迹

2016年07月01日 14:22  点击:[]

20世纪初的中国,内忧外患,积贫积弱,中华民族濒临亡国灭种的境地。

为了挽救民族危亡,大批仁人志士走东瀛、闯西洋,找寻救国救民的道路,探索中国革命的方向。这些风华正茂的中国青年以先进的思想、理性的思考和大胆的实践,开启了寻求社会变革、民族振兴的伟大征程。

周恩来:方寸斗室呈现革命足迹

在巴黎十三区“意大利广场”旁边一条名为戈德弗鲁瓦的幽静街道上,有一个不起眼的“海王星旅馆”。一面刻有东方男子头部浮雕的青铜色纪念牌嵌于墙上,下有法文说明:“周恩来,1922年至1924年留法期间曾在此居住”。

这里正是青年周恩来旅法生活并开展革命工作的旧址——戈德弗鲁瓦旅馆。纪念牌是1979年法国政府所立,这间旅馆因此成为受保护的历史建筑。

旅馆因为价格低廉,一度成为周恩来在法国的安身之地。其间,周恩来白天勤工俭学,晚上给天津《益世报》撰写通讯,并发起创建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旅欧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前身),开展党团活动。

周恩来当年居住的房间不足10平方米。这里既是他的住所,又是办刊物和进行党团活动的中心。人多了,实在装不下,就只好到附近的一家咖啡馆活动。

聂荣臻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每当我到恩来那里,总见他不是在找人谈话,就是在伏案奋笔疾书。吃饭常常是几片面包、一碟蔬菜,有时连蔬菜也没有,只有面包就着开水吃。”

李大钊:学费簿页记录求学生涯

9月9日缴纳学费5日元、10月26日缴纳4.5日元、11月9日缴纳4.5日元……这是日本早稻田大学史料中心保存的一本大学部政治经济科、大正四年(1915年)度学费领收簿里的内容。虽然字迹已有些模糊,但详细地记录了李大钊就读期间的缴费情况。

一百年前,李大钊胸怀忧国忧民之心,试图从这里寻得救亡图存之策。

日本学者森正夫在研究中找到了李大钊在早稻田大学就读时期的成绩单。李大钊曾跟随浮田和民教授学习国家学原理、跟随美浓部达吉教授学习帝国宪法。李大钊救国心切,由此可见一斑。

在日留学期间,李大钊发表了一系列政治色彩浓厚的文章,如《国民之卧薪》《厌世心与自觉心》《民彝》《新生命诞孕之努力》等,这些文章都反映出李大钊深切的忧国忧民之心。

1915年1月,日本向中国提出了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在留日中国学生中引起强烈反响。李大钊积极参加留日学生自发的反抗斗争,他起草的通电《警告全国父老书》传遍中国。1916年初夏,李大钊中断学业归国。

朱德:纪念牌匾镌刻“不解之缘”

德国哥廷根城东的普朗克街3号坐落着一幢二层带阁楼的红色砖房,正墙上可清晰看到一块大理石纪念牌匾,上面用德语镌刻着:“朱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923—1924”。这就是朱德当年留学德国曾居住过的地方。

目前哥廷根档案馆依然保存了很多朱德留学期间的资料和照片,其中最珍贵的要数朱德的户口登记卡。卡上登记了“姓名朱德”“出生地四川省”“国籍中国”以及居住地等信息,左下角还附上了朱德和妻子的证件照。黑白照片中的朱德身着西装,系着领带,浓眉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上世纪20年代初,受到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五四运动的启发,朱德认识到“老的军事斗争的办法行不通”,必须寻找一条新的救国道路,因而远赴重洋来到了《共产党宣言》的诞生地——德国。

1921年朱德经上海来到欧洲,并于1922年在柏林结识周恩来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3年至1924年期间,朱德来到哥廷根大学学习社会科学专业。

在房东女儿玛格丽特的记忆中,这位“很谦虚,瘦长”的学生曾多次邀请他们品尝自备的中式饭菜。住在普朗克街期间,朱德也经常与玛格丽特的多年驻外的外交官父亲探讨军事话题。

哥廷根大学汉学系教授艾哈德·罗斯纳说,当时分布在欧洲各地的中国留学生不仅仅是“关切祖国未来的政治团体”,同时也是“中国和欧洲之间真正对话的载体”。

邓小平:入学履历见证热血青春

从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向西南步行10多分钟,就是当年中山大学的旧址——沃尔洪卡街16号。这里曾经是莫斯科最古老的一所中学——莫斯科省立第一文科中学的所在地,后来成为中山大学的校园。如今,这栋大楼已摘掉16号的门牌,为一间公司所有。

1926年初,邓小平与十几名伙伴来到莫斯科。在风景秀美的中山大学,以伊万·谢尔盖耶维奇·多佐罗夫为俄文名的邓小平开始学习俄语、马克思主义史学、东西方革命运动史、军事事务等学科,学期设置为2年,每周上6天课,每天8个小时。

邓小平在入学履历中写道:“我过去在西欧工作时,每每感觉到能力的不足。因此我便早有来俄学习的决心。”“能留俄一天,我便要努力研究一天,务必使自己对共产主义有一个相当的认识。”“我来莫斯科的时候,便已打定主意,更坚决地把我的身子交给我们的党。从此以后,我愿意绝对地受党训练,听党指挥,始终为无产阶级而奋斗。”

在苏联的学习经历让邓小平对共产党发展模式有了更多角度、更广范围、更深层次的认识。

20世纪初,中国留学海外的先进分子宛如散布在亚欧地区的一盏盏红色星火,他们纵情燃烧自己,将高尚的追求、澎湃的激情,转化成爱国救国的无畏行动。其坚定的信念、远大的抱负,造就了一代苦干实干的共产主义先驱,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新中国的建立以及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上一条:“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赶出境”——记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 下一条:宗旨决定未来——《为人民服务》演讲地回访记

关闭

 
Copyright 东北农业大学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