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中文  |  English

东北农业大学

《新华字典》体现中外文化交流缩影

【事件介绍】

QQ截图20160506163814

《新华字典》发行量5.67亿成“最受欢迎字典”

近日,在伦敦总部举行的吉尼斯世界纪录发布仪式上,吉尼斯世界纪录全球高级副总裁马克·弗里加迪正式确认,《新华字典》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字典”和“最畅销的书”。

截至去年7月28日,《新华字典》在全球发行量高达5.67亿本。它是新中国第一部现代汉语字典,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也是全球各国和地区汉语学习者的必备工具书。

马克·弗里加迪说:“在过去的一年间,我们的团队为这两项纪录进行了大量的数据调查、汇总、审核工作。”“这本小字典销售五亿余册可谓是惊人的成就,人们可以轻易想象出它在推广汉语学习方面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谭跃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出版集团旗下有诸多历史悠久的知名出版机构和著名出版品牌,商务印书馆的《新华字典》就是其中的代表。这次获奖本身就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一个缩影,反映了汉语的永恒魅力,彰显了中华文化绵延不断的影响力。”

为何是《新华字典》破了吉尼斯?

《新华字典》获颁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受欢迎的字典”和“最畅销的书(定期修订)”。喜讯传来,在国内引发一阵热议。

据吉尼斯世界纪录高级副总裁马克·弗里加迪确认,截至两项纪录统计的计算时间(2015年7月28日),《新华字典》全球发行量共达5.67亿本。据他介绍,在过去的一年间,吉尼斯的团队为这两项纪录进行了大量的数据调查、汇总和审核工作,最终确认“《新华字典》是最受欢迎的字典和最畅销的书(定期修订)”。

在《新华字典》出版方商务印书馆汉语中心主任余桂林看来,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部现代汉语字典,《新华字典》在国内工具书中,堪称“每一个认汉字的人都会有一本”。“2012年起,《新华字典》被教育部和财政部纳入国家免费提供教科书范畴,有超过1亿的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用到了免费的《新华字典》。”余桂林表示,这样高的使用频率,再辅以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新华字典》成为最畅销的书”并不难理解。

不过,有网友随之发问,《现代汉语词典》的使用频率在义务教育阶段同样很高,为何仍敌不过《新华字典》?

对此,余桂林认为,“《现代汉语词典》的面世时间比《新华字典》晚,并且小学低年级都可以使用《新华字典》,而《现代汉语词典》在义务教育阶段是到了小学高年级或中学才开始使用。”据了解,《新华字典》从1953年开始出版,而《现代汉语词典》则于1978年正式发行第一版。《现代汉语词典》的总销量目前大约在5000万册。

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官微显示,早在2011年,《新华字典》就已是“世界上最畅销的字典”,当时是“累计销售超过4亿册”。余桂林提到,此次获颁的吉尼斯世界纪录里,有一个奖项是“最畅销的书(定期修订)”,其中“定期修订”的条件一定程度上可能让《新华字典》更有竞争力。据介绍,目前《新华字典》定期修订的年限大约维持在每五至七年修订一版,最新版本第11版是2011年推出的。“第9版在1998年,第10版在2004年,下一版最近正进行相关工作。”余桂林说,这种能持续定期修订的工具书在世界辞书史上也不是很多。

这次《新华字典》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也让不少网友开始怀念自己曾用过的不同版本。此外,这几年大量网络用语的出现,让“网络词句是否入选《新华字典》”成为关注点。对此,余桂林透露,近几版的修订工作都是由商务印书馆和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共同推动的,商务印书馆根据读者需求和市场反馈提出修订建议,语言所负责具体修订工作。“其实五至七年的修订周期,都会考虑字词本身的使用情况和生命活力。每次修订都会参照国家有关语言文字规范标准的变化调整,并结合社会变化和学术进展。我们不会收录太多的网络新词语,只有相对稳定的字词,并被媒体和社会大众广泛使用的,才会考虑收进字典中。”余桂林说。

u=1721451450,3063084294&fm=21&gp=0

《新华字典》里的“大文化”

“这不只是一本字典,更是我们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记忆!”在商务印书馆发起的读者“晒字典”活动中,读者晒出了十几种版本的《新华字典》,同时表达了自己在《新华字典》陪伴下识字、阅读,一路走来的感慨。

尽管它只有手掌大小,却蕴集了一种文化理想。小字典背后,折射的是大文化。

大学者编小书

《新华字典》是应历史潮流而生的。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人民群众的文化教育、特别是中小学教育面临着普及和提高。1950年,著名语言学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魏建功牵头组建新华辞书社,兼任社长并开始主持编纂《新华字典》。

周恩来总理两次接见《新华字典》修订小组代表,听取汇报达3个小时,亲订字典的修订原则,改正字典词条,甚至过问字典的定价及“降成本”问题。“文革”中,尽管极左思潮对《新华字典》的修订产生很大阻力,但在周总理关心下,1971年版《新华字典》从修订到出版只用了1年时间。

从编纂之日起,这本小字典就蕴集了为民族文化普及和知识传播建功的文化理想。它的旗下,汇聚了一批声名卓著的大家——叶圣陶、魏建功、邵荃麟、陈原、王力、吕叔湘、金克木、周祖谟等。小字典大学者,这个特色保持了60多年。

这些文化大家带来的不仅是独到的专业见解,同时还有热心奉献的精神。叶圣陶在选题和主编人选的确定、编写体例的修订等方面都亲身参与,魏建功主持字典编写,不领出版社的工资。

这种精神被代代传承。2003年,《新华字典》第10版修订期间正遇上非典,为了不耽误进度,大家在不能聚集开会的情况下打电话讨论,两两之间约定时间、地点,在街头见面互换稿件,犹如当年的“地下工作者”。

扫盲识字工具

1953年,《新华字典》正式出版,成为几亿人民扫盲识字、学习文化的良师益友。

“我到农村插队后,给自己定了一个座右铭,先从修身开始。一物不知,深以为耻,便求知若渴。上山放羊,我揣着书,把羊圈在山坡上,就开始看书。锄地到田头,开始休息一会儿时,我就拿出《新华字典》记一个字的多种含义,一点一滴积累。”2013年“五四”青年节,习近平总书记同各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时,提到了自己与《新华字典》的故事。

英雄欧阳海生前只上过一年半夜校,却依靠查《新华字典》通读了《毛泽东选集》第一、二、三卷;残疾人作家刘水8年里翻烂3本《新华字典》,自学了从小学到高中全部课程,走上文学创作之路。

在偏远地区,《新华字典》“一书难求”,学生想拥有一本自己的“字典”,只能依靠抄写。即便到了2010年,广西仍有部分困难地区小学缺少正版《新华字典》,致使质量粗劣、漏洞百出的仿冒字典充斥校园。事件曝光后,商务印书馆于第一时间赶到这些学校进行公益捐赠。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在代表委员们的建议下,《新华字典》纳入中央“两免一补”政策名单,贫困地区的学生能够获得免费的《新华字典》。

《新华字典》可谓凝聚了全社会的共同智慧。《新华字典》的读者,同时是字典的良师益友。“鹅”,在《新华字典》中原注释为:“一种家禽,比鸭子大,颈长,脚有蹼,雄的头部有黄色突起。”后来,有读者给编辑部写信,说他按照《新华字典》的区分,把“头部有黄色突起”的鹅杀了,却发现腹中有卵。编辑们查了相关资料才得知,鹅不分雌雄,头部都有突起,只是雄鹅突起大一些,于是在1979版中做了修改。

紧跟时代步伐

如今,《新华字典》已经更新到第11个版本,第12次修订正在进行中。《新华字典》的修订紧跟时代步伐,对文字的释疑、用法做更新。

1998年,《新华字典》修订本新增加了一个“焗”字,同时添加了“焗油”这个词。怎么解释“焗油”,大家都没多少把握。编辑贾彩珠先后两次到理发店请教并体验了焗油,最后注释确定为:“一种染发、养发、护发方法。在头发上抹油后,用特制机具蒸汽加热,待冷却后用清水冲洗干净。”

“比如‘拜’,第10版只有一个读音bài,第11版增加了新的读音bái,如‘拜拜’,表示再见或结束某种关系。还有像‘的’,第10版有三个音:de、dí、dì,而第11版增加了dī的音,如‘的士’,表示出租车。这两个字新增的发音分别来自英语和粤语,普通话中本没有这样的发音。但因为社会使用度较高,因而就收录进字典了。”采访中,商务印书馆编辑部的工作人员说道。此外,第11版《新华字典》将“晒”字的解释中加入了“晒工资”“晒照片”这样的注解,还有“车奴”“房奴”“灾民”“股民”“农民工”等体现时代特点的词。“不过,我们通常是增加最精华、最普遍、最常用的词语,不是所有网络流行语都会采用。比如表示尴尬表情的‘囧’字,表示起较大作用的‘给力’,这些词流行了一段时间后并不是很常用,所以就不会收录新词或修改原词的注解。”

目前,他们正在设计和研发《新华字典》手机版本,将来读者可以通过下载APP的方式,更方便地使用《新华字典》,与纸质《新华字典》形成互补。

国际交流使者

在对外交流中,《新华字典》代表国家形象,传播中华文化。

相传上世纪70年代,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接受西方某国政要赠送的百科全书以后,把《新华字典》作为国礼回赠给对方。“大国家,小字典”的说法因此广为流传。2006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时,向耶鲁大学赠送了567种1346册中国图书,其中就有《新华字典》,并在介绍时称它为“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工具书”。

一个叫盖娅的外国学生在北京大学留学,她每天都要用《新华字典》纠正发音、写论文、做翻译。有一次她在电视上看“龟兹文化”,发现“龟”不念“guī”,而念“qiū”,她立刻查《新华字典》,才知道“龟”在古代有地名的用法。因其篇幅小,便携带,内容丰富又语言平易,《新华字典》已成为各国人民学习汉语及中华文化的好帮手。许多外国人在说话、唱京剧或者说相声时,习惯说“我查过《新华字典》了”,显示了字典的权威性。欧美、东亚、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都引进了原版《新华字典》。在日本,学者香坂顺一、宫田一郎等合作翻译了《新华字典》的日文版,与原版的中文版一道发行。

【启示与思考】

作为新中国第一部现代汉语字典,《新华字典》由商务印书馆在1953年出了第1版。它小巧便携,定价便宜,作为工具书,曾在文化书籍相当贫乏的年代,承担着扫盲识字的功能,被称为“为文化民生而生”。

早期的字典,可谓是深深地打下了历史的痕迹。在当年是集举国之力编纂的,汇聚了一批大学者,如叶圣陶、魏建功、邵荃麟、陈原、丁声树、金克木、王力、游国恩等。后来随着时光的流逝、时代的变迁,《新华字典》一次次修订,到现在已出到十几版。据数据统计,截至两项纪录统计的计算时间(2015年7月28日),《新华字典》全球发行量共达5.67亿本,这还不包括盗版盗印的。这一数据,直观地说明了这本小小的字典,在读者心中拥有不一般的文化情结、文化记忆和文化留恋。

60多年来,《新华字典》先后荣获国家图书奖荣誉奖、国家辞书奖特别奖等多个海内外大奖,并被党和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赠送国外宾朋,在海内外享有极高的声誉,堪称“国典”。

此次《新华字典》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在一定层面上反映了汉语的国际影响力提升,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一个缩影,更是为“字典文化”增添了一笔重要的注脚。

发布机构:宣传部 | 责任编辑:石岩 | 发布时间:2016-05-12 07:31 | 浏览人次

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动态

The latest
联系我们
地址 Add : 中国 哈尔滨 香坊区 长江路600号
电话Tel:+86-451-55190114
传真Fax:+86-451-55190114
书记信箱:shuji@neau.edu.cn
校长信箱:xiaozhang@neau.edu.cn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请扫描右侧的二维码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