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中文  |  English

东北农业大学

50个高校学位点被撤 到底该怎么看?

争鸣——日前,教育部公布了2014年学位授权点专项评估结果,共41所高校的50个学位授权点评估为不合格,被撤销学位授权点;83所高校的95个学位授权点被要求限期整改。此令一出,立刻引起教育和科研领域的一场大征讨。有人对此拍手叫好,有人深入分析教育领域深层次问题 ,有人则对该行政行为提出质疑。那么,我国的大学教育到底怎么了?

支持者说

@成都商报

教育专家纪大海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表示,学位授权点的增设与撤销都是根据学位在各个高校的发展情况来决定的,但适当增减变化是正常合理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一种市场需求。

同时,有教育部的评价机制作为导向,也是规范高校学位授予方面的质量,说通俗点,就是办得好就上,办不好就下;有市场需求的就上,没需求的就下。高校开设学位点,不能一味凑热闹,要根据学校自身实际情况,有过硬的导师和课程。不是自身强项、没有专业特长和经验的,培养学生的质量上不去的,报名学生人数太少的,就应该下。此外,还有一种情况是高校违规违法,比如涉嫌买卖文凭的肯定会一票否决。

他表示,现在一些高校热衷于申请学位点,对学校的排名有好处,“只要求上、主动下的很少”成为一种怪现象。因此,高校根据市场前景、自身情况主动放弃学位点的举动值得推崇。

质疑者思

@科学网 胡海洋博客

教育部的文件发布后,也有一些高校教师和科研工作者对这样的行政行为提出质疑,认为这样动辄进行行政干预的行为有失严谨。并且,对这一行政决定所依赖的专家意见进行质疑。其中,中科大胡海洋老师的博文引发关注。

就撤销学位请教沈文钦老师三个问题

到您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撤销学位点体现质量导向》的文章,因为人民日报的平台很大,所以我格外关注。同时,我也搜索了您的学术论文进行了学习,发现您在教育质量评估方面和教育管理领域都可以称得上专家。因为我是最近才对教育评估问题产生了兴趣,知识储备还很浅薄,所以就您在文章中提到的几个知识点了解的不是十分清楚,想请您进一步解释一下论证逻辑和依据,以便学习。

第一个问题:沈老师在文中提出“从国际比较来看,学位点撤销是各国普遍采取的做法。”这个各国主要是指哪些国家,有没有我们相对熟悉的国家。学位点撤销这个普遍做法,是指大学对学位点撤销呢,还是国家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利用职权对大学的学位点进行强制撤销?这两者的区别很大。学位点撤销关键看这个决策是由哪个主体做出的。大学可以根据外界评价,根据政府拨款变化,根据市场需求等等因素的综合,撤销某个学科点,这是十分正常的办学行为。这个问题不阐述清楚,容易让我认为,所有国家的国家教育行政管理部门都在进行对大学的学科点进行强制撤销的宏观管理实践。

第二个问题:您在文中提到“研究生教育是教育的最高层次,具有很高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因此政府的质量监管需要依赖学术共同体的专业判断。据了解,此次随机抽评的学位授权点评估结果完全按照专家评议意见认定,被撤销的学位点均属于一半以上参评专家认为不合格者,这表明了政府对专业意见的尊重。”

您的研究有很大一块是集中在培养质量评估上,这次学位授权点评估的专家组构成都是具体一级学科领域的专家。比如说法学一级学科评估,根据已公开的资料都是法学专家,这里面没有教育评估专家。如果学科质量评估不需要具备教育评估方面的知识和能力,那么您所做的研究意义在哪里?如果需要专业的教育评估能力,这些法学专家具备吗?

您说此次评估依赖的是学术共同体的专业判断。还是以法学评估为例,在现有目录下,法学下面至少包括9个二级学科,如宪法、民法、刑法、诉讼法、法制史等等。我想请教的是,您觉得从事民法研究的专家能够对刑法学科做出科学的评价吗?如果能够,那么所谓的二级学科分类还有意义吗?如果不能,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在此次法学评估中,很多二级学科只有一个从事该领域研究的专家。一级学科由二级组成,评估一级应该是基于二级评估基础之上的,不可能整体评估。如果整体评估就需要向您这样的教育评估专家组成了。一个领域的专家只能对本领域进行专业判断,那这样一来,看似一个学科评议组有十几个专家组成,其实到具体学科领域,事实上是一到两个人进行判断。一到两个人,这能称为学术共同体吗?

第三个问题:您在文中提到“在此次评估中,**大学等高校主动撤销工程管理硕士,**大学等高校主动撤销资产评估硕士,体现了这些高校的质量自律。”

我不清楚这其中的论证逻辑。因为工程管理硕士和资产评估硕士等都是2010年以后新设的专业学位。这些学校是申报了没办呢,还是办了忽视了建设,发现质量无法保证主动撤销。这属不属于您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重申报、轻建设”的现象呢。

其实主动撤销也是此次评估中要重点研究的问题。为什么只有短短的不到5年时间,学校对学科点就经历了从申报到撤销的变化。而这些学科点又是教育部新增的专业,又不是需要淘汰的专业。这是高校自身原因造成的,还是制度原因造成的呢。

媒体言论

@绿客新闻网 撤销学位点启动高校“供给侧改革”

如此大规模地撤销高校学位点,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但同时也并不令人意外。今年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就说过,中国高校的转型发展,实质上是中国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此次对50个学位点亮红牌就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其意义有三:保底线、去产能、调结构。

首先必须注意到,教育部门对高校学位点的评估只有一个标准:合格,或不合格。既无等级高低,也无优秀、良好之说。因为高校改革的大方向是去行政化,教育管理部门无需对办学过多干涉,却要确保高校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有个最基本的水准。近年来,围绕学历学位的抄袭、造假等丑闻频频曝光,在公众和社会用人单位心中,硕士、博士学位含金量直线下降。此次42个被亮红牌的高校中,就包括吉大、厦大、同济等985名校,其他同类高校的同类专业,又能好到哪去呢?

专项评估的目的,主要是检查学位授权点的研究生培养体系完备性。从教师的数量与水平,到课程教学、学术训练,再到教学结果、输出的人才质量,为高校办学划下了一条底线。如果没达到这个底线,培养出的学生就不能保证质量,撤销这样的学位点,是对中国教育负责,也是对家庭和社会负责。

经过几轮扩招之后,很多高校的专业数量翻了几倍,研究生以上学位数量也随之膨胀。部分高校在申请学位授予点时非常积极,争取到手后却没有持续投入,导致学位水分很大,学生浪费了时间、精力、金钱,毕业后却发现竞争力还不如本科生。从教育供给的角度看,这些学位点就是劣质产能和过剩产能,高校的教育资源是有限的,撤销不合格学位点,不仅有利于资源整合,推动核心学科的建设发展;同时也解决了某些专业毕业生供过于求的不利局面,有效缓解研究生就业难。

在50个被撤学位点中,涉及专业近90个,大半是文科类“软专业”。相对于理工科,文科专业的开设成本较低,再加上法律、经济等专业一度是市场热门,连理工类高校都一哄而上纷纷跟风。只要是个院校,都要弄个学位授权点,只要是个专业,都能给个硕士博士帽子。然而从全局看,这样的专业结构和国家宏观产业结构、经济结构并不完全匹配,因此通过专项评估进行优胜劣汰,也是顺应市场需求“调结构,转方式”,倒逼高校集中力量建设自己的优势学科。

@信息时报学位撤销后,大学该怎样反思?

在教育部、发改委、财政部三部委于2013年初联合发布的《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中,规定要强化导师责任,导师是研究生培养的第一责任人,负有对研究生进行学科前沿引导、科研方法指导,和学术规范教导的责任;要强化培养单位质量保证的主体作用,培养单位要设立研究生培养指导委员会,负责制订培养标准和方案、建设课程体系、开展质量评价等,并定期开展自我评估和主动公开质量信息。

然而,在此次教育部公布学位授权点专项评估结果之前,在公开的信息平台上几乎没有见到过国内高校公开质量信息,至于是否定期开展了自我评估、导师是否履行了研究生培养的第一责任人责任,就更不得而知了。无论是“不合格”还是“限期整改”的学位授权点,多是培养质量出了问题,那么,培养单位,即相关学校与导师,是难辞其咎的。

争取学位授权点的时候,各学校无不施尽全力,许尽承诺,而一旦授权点到手,建设起来就会松劲;导师上位的时候,不免倾其所能,而一旦有了研究生培养资格,有的就当起了“老板”,这几乎是学界的一种常见现象。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就不断有媒体曝出,有的导师动辄带三十多名研究生,质量从何谈起?此次被亮牌后,若博导只是降为带硕士研究生,若是相关学校的质量保证体系仍然松松垮垮,又何谈为高校教育质量做加法?

即便因了“不合格”而撤点,但还有在读的研究生;即便是“限期整改”中,但今年仍然是可以招生的。这就意味着,还有不少在读研究生将在“不合格”或者“限期整改”的学位授权点完成学业。思忖起来,这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为了学校自身的声誉,更为了那些仍然在读的研究生,即使被撤了点,相关学校也亟需开始一场自我整改了。

观后一思

中国的教育领域的问题本就颇多,这次,学位教育又被拉下了水。从多年来越改越乱的高考改革到如今的大学产业化,学位教育泛滥,这不得不引人深思。

是的,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的快速发展,我国国民的受教育程度有了大幅提高,教育俨然已成为了一项既能惠泽后世,又能提振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然而,繁荣的背后,隐忧仍存。从应试教育制度的根深蒂固,到大学盲目建设,一味扩招,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大学生水平却远不能和经济落后的上世纪80年代相比,这不禁引人嗔笑。如果说我们发展教育是为了提高全民素质,那不妨检视一下,如今我们是否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远?大学教育本就不是也不可能是全民都能参加的义务教育,这不是精英主义理念,而是对这个世界的清楚认知。

高校存在的问题,需要高校来解决,政府要做的是宏观的“目标管理”。也就是说,一方面,高校要坚持育人为先,着力提高教育质量,而不是成为不断收纳学生,以实现大幅盈利的经济组织,这对我们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党领导下的高校来说,本就不应成其为问题;另一方面,政府的手也不应伸的过长,既然决定高校改革,就应赋予高校更多自主权,有些事情高校本身就可以加以解决,政府只需担当好监督者角色。

最后,一大批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点都出问题了,本科的学士学位点没有问题?

发布机构:宣传部 | 责任编辑:石岩 | 发布时间:2016-04-05 09:28 | 浏览人次

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动态

The latest
联系我们
地址 Add : 中国 哈尔滨 香坊区 长江路600号
电话Tel:+86-451-55190114
传真Fax:+86-451-55190114
书记信箱:shuji@neau.edu.cn
校长信箱:xiaozhang@neau.edu.cn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请扫描右侧的二维码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