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中文  |  English

东北农业大学

分列式背后的故事

5月,东农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军训季。14日的下午,天空中憋着一场雨,运动场周围的杨树被阵阵凉风吹的刷刷作响,湿润的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味道,这一切很快被此起彼伏响亮的口号声淹没了……2015级的同学们正在迎接一场考试,5000余名同学将把他们一周的军训成果展现给老师、教官、同学和自己。持枪战术方队高难的动作、娴熟的配合,军体拳演示有力的出拳、响亮的呐喊,分列式展示整齐的步伐、激昂的口号……每一位同学都提起最高昂的斗志,做好每一个动作,诠释着纪律严明、军事本领过硬的军人素质。

“青春如火,超越自我,十三十三,稳如泰山!”伴着嘹亮震天的口号,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带着坚定无畏的目光,十三连走过了主席台。在旁观者眼里,跟其他74支连队相比,这支连队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在每位十三连同学眼中,他们已经跟7天前的自己判若两人,这只队伍也由青涩懵懂、自由散漫的87个人,变成了一个具有强大向心力的整体……

7天前,工程学院1505-1507班的87名同学被归入“2015级学生军训”第十三连,刚刚开完动员大会的同学们带着兴奋、好奇,嬉笑着集合在一起,开始了他们的军训生活。面对五分钟才勉强站好的连队,教官说:“同学们的状态不太好,训练时有人心不在焉。同学们对待军训的态度也不够严肃,现在你们之间的默契度几乎为零。”

爱笑的女孩

军训第一天,教官一边让同学们签到,一边训话。“军训就要有军训样子,有需要请假的同学,统一拿学校标准的请假条来。”不知是因为教官的口音还是同学们过于兴奋,很多同学都在下面偷笑。“你们不要带着一种蒙娜丽莎的微笑……”教官幽默风趣的训话一下子让全连都笑了起来。“第二,病假一律由二级以上医院出具证明……”缓和了气氛以后教官严肃的说着,可不少同学还沉浸在刚才的笑点里。“你们不要再笑了啊!”教官的语气有些严厉,让不少同学都安静了下来,但还是有人在窃窃私语。“第三,请病假超过两天视为军训成绩……那个女同学,不要笑了,在队伍里做动作要打报告,来,上前面来给大家表演一下。”张祎就这样被教官抓了个典型,站在队伍前面的她有些不好意思,手拉了下帽檐想遮一下自己的脸,但脸上仍然带着一丝笑意。回到队伍里的她嬉皮笑脸的说:“军训好笑的事太多了,看见我前排同学的帽子带歪了,我就忍不住想笑。我这个人就喜欢笑,本性难移……”

军训到了第五天,张祎晒黑了,她说:“以前和自己的室友接触的比较多,通过军训我和很多同学都成了好朋友。还有,以前我的被子总是叠不好,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回想起军训第一天,张祎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情:“经过这些天,我觉得在军队应该把集体利益放在前面,那天我在教官讲话时偷笑,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个举动可能影响了其他同学,引得他们也发笑,这让教官十分不好管理,会把队伍中严肃的氛围破坏……”只听一声哨响,同学们都迅速的站了起来跑向集合地点,张祎也急忙站起来,紧张的说:“我得赶紧去集合了,晚了要被训话的。”

军训的第七天,张祎正一丝不苟的和左右的同学肘贴着肘,用余光瞄着最右面的同学,紧绷着脚面,步伐坚定的做着抱腹踢腿练习。休息时,张祎说:“现在我不会在队伍中想笑就笑,我一想笑,就控制着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队列上。我们十三连要做标杆连,要走最好的分列式。”“我喜欢学军歌,喜欢和教官、同学们一起做游戏,我觉得军训比我想象的更快乐,军训要结束了,我很舍不得教官……”说到这里,一向满脸笑容的她多了几分认真。

“我不能参加分列式”

在清一色绿色迷彩服的十三连里,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胖同学格外显眼。他叫徐顺然,由于250多斤的体重,最大号的军训服穿在他身上也紧绷绷的,徐顺然索性不穿军训服训练。教官说:“刚来的时候我就发现徐顺然体形过胖,穿不上迷彩服,如果他的服装不统一会影响队伍的效果,就不能参加分列式表演了。但是军训的目的不是单为了最后的汇演,日常的训练他还是要跟大家一起参加,我有信心教好他。”听说可能上不了分列式表演,徐顺然并未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他认真的做着每一个动作,努力的喊着每一个口号……

军训第四天,徐顺然穿上军训服来军训了。“我经常在寝室试穿上衣,经过这些天的训练,我好像瘦了一些,终于能穿上上衣了,我很开心,这样我就可以和其他同学一样一起参加分列式了。”但事与愿违,教官在一天前已经排好了分列式上场队型,他说:“军训最重要的在于过程,分列式汇演只是对这七天训练成果的总结和检验。徐顺然平时的训练一直很努力,我看在眼里。我和他也沟通了一下,我告诉他,连队是一个整体,要顾全大局,分列式汇演是向全校领导、老师、同学展示我们十三连面貌的时刻,不允许有一点差错和不完美。”沟通之后,徐顺然主动提出为了十三连分列式的整体效果,到时候不上场,在场下为连队鼓劲加油。在同学们进行分列式预演时,徐顺然站在队列外面,自己喊着“一二一”的口号和连队一起行进,虽然徐顺然的人不在队列里,心却未曾远离。

训练之余,教官告诉同学们,除了喊口号,另一个迅速培养集体意识的活动就是拉歌,在连队与连队之间,互相较量军歌的时候,每一个人都要唱出声音,气势才能压过对面的连队。教官发现徐顺然很喜欢唱歌,新学的军歌总能很快唱下来,便让他带头唱《强军战歌》。这位皮肤黝黑、动作稍显笨拙的胖同学,在全连同学面前唱起歌时,好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自信的笑容也在他脸上绽放。他说,军训让他的生活变得紧凑了起来,比其他人更多的训练、带领连队唱军歌、拉上迷彩服上衣拉链的一刻,都成为了他难忘的新兵回忆。

军训第七天,十三连正在进行分列式预演。徐顺然在教官的带领下已然成为连队的辅助教员,跑前跑后的帮教官看队列效果、帮大家做后勤保障。他站在主席台正前方观察十三连队列是否整齐、动作是否规范,并用手机录成视频,给教官和同学们看,总结存在的问题。第一遍预演结束后,他告诉前排同学,还需要放慢步伐,掌握好节奏。他说:“为了集体荣誉,应该舍小我,为大我,只要最后我们连队分列式汇演走的整齐,我个人上不上场没有关系。”

当好排头兵

排头兵是连队最前面的三个人,第一个人挥舞着连队旗帜,另两个人是护旗手。他们把控着整个连队的步伐节奏和行进速度,他们的动作要领规范与否,直接影响着整个连队的精神面貌和训练水平,是连队的旗帜和风向标。所以排头兵势必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去练习每一个动作。

军训第二天下午,教官选出了4位形象好、动作规范的同学在第一排做摆臂、抱腹踢腿示范。教官说:“必须把基础打扎实,每个动作都要标准。”教官把十三连每4排分为一组,让同学们在篮球场练习正步走,四位排头兵要带着每组同学一起走,走一个来回差不多一百米,一组练习时其他组的同学可以稍事休息,但排头兵每次都要跟着走。整整1个小时,他们四个人没有片刻的休息。

军训第五天,由于个头平均、配合默契、动作规范,于知非、谭泉、邓晨曦三名同学被确定为十三连分列式表演的排头兵。除了常规练习以外,旗手还要学习端旗与扛旗的动作要领,看似光荣的任务,无形之中给了三位排头兵很大的压力,其他同学休息时,他们需要对着20厘米高的水泥台练习踢腿高度,统一标准。晚上,其他同学已经散去,他们三个仍对自己的动作不满意,决定再练一会,在嬉戏喧闹的运动场边,他们在心无旁骛的练习正步齐步走的变换动作。

军训第七天,即使彩排过后的休息时间,排头兵们仍然紧绷着训练的弦,跟音乐配合的不好、行进速度不一致、踢腿节奏太快时就停下来互相沟通,互相纠正动作。他们说:“别人训练时我们在练,别人休息时,我们还在练。我们就是要走好,不能辜负教官和连队对我们的信任。”

参加过“九·三阅兵”的教官

十三连的教官叫周三九,他参加过2015年的“九·三”阅兵式,接受过高规格训练的他虽然严厉苛刻,但对待同学们,三九教官有他的独特方法。

“要想走好分列式,首先要有一个‘标齐’的意识,时刻集中着注意力,一旦某个人放松就会在队列里突出或者落后,后面的人就会受到影响,整个方队就不齐了。所以每个人都是很重要的一分子,心中必须时刻有一个整体的概念。”除了严格要求同学们的动作,周教官非常看重培养同学们的集体意识。军训中期,周三九发现十三连的同学们出现了疲惫和懈怠情绪,他就讲述了自己参加“九三”训练时的经历:整整半年,从早5:30开始,每天都要训练至少11个小时,但必须咬牙坚持下来,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光就不觉得那么累了。周教官说:“我觉得分毫不差这个词语形容分列式是最贴切的。我们每一个动作都是用数字说话,比如步幅起步是75公分,踢腿高度是25公分,摆臂时前摆和后摆都是30公分,转头下颚上扬15度……”听到这一连串数字,同学们脸上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感叹阅兵训练之严格,本来看不见摸不着的踢正步一下子被教官具体化、形象化了,同学们觉得与教官相比,他们现在吃的苦简直不值一提,同学们的目光中带着崇拜,心中对周教官又多了几分敬意。

军训第五天,下午6:30,小雨淅沥沥的下着,周围的连队已经开始休息,组织唱军歌、表演节目了。只有十三连借着微弱的灯光里,顶着雨练习正步。旁边连队的教官走过来跟周三九打趣:“现在还在练习啊?”篮球场上,从抱腹踢腿到齐步正步转换,同学们整整练习了半个小时。伴随着其他连队的歌声,十三连的同学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都紧紧盯着前排的动作和步伐,一步一步整齐划一的走过,没有一个人走错,完成了一次完美的分列式练习,教官发出“立定”命令时,大家都忍不住为自己的连队鼓起掌来,欣慰的周三九站在同学们围起来的圈里,放下以往的严厉,提出要和同学们合唱一首歌,唱着唱着,大家一起鼓掌打起节拍来。

周教官常常用“low”和“完美”两个词形容同学们的状态和表现,他说,“我之所以总是这样说,是因为军人眼里没有‘差不多’这个字眼,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分列式开始前20分钟,周教官对同学们说:“我们是个不low的队伍,我们力求完美。”每晚军训结束后,周教官会对同学们说:“同学们辛苦了!”同学们一起回应教官:“为校争光!”这是专属于周教官和十三连的“老规矩”。他希望每晚结束前齐心协力的喊一句口号,能让大家奔着同一个目标奋斗。

八天的相处,对同学们来说,周教官亦师亦友,不单是他们生活上的伙伴,更是他们行动上、思想上的榜样。军训结束在即,十三连的同学说,很舍不得三九教官,他让我明白了一个真正的军人是什么样,在我眼里,他不是一个只会训练的教官,他的训练包含着他多年来当兵的经验和智慧,我们不会忘记周教官。”

酷炫动作背后的故事

在训练场上,有一支方队与众不同,66名男同学身穿蓝色迷彩服,手持重达9斤的五六式全自动步枪,卧倒、匍匐,前滚翻、侧滚翻、向后射击……只见一个男生从远方跑来,起跳,从两个屈身在地上的同学背上一跃而过,一系列酷炫的动作吸引了全场观众的目光,赢得了场上观众的阵阵掌声。他们就是此次汇报演出的特色:持枪战术方队。

高难度的动作完成的背后,是无数次的跌倒爬起……

相比普通连队,战术方队训练强度大、难度高、容易受伤。队伍中大部分同学都有轻伤:胳膊肿了、腿扭了、膝盖破了、腰闪了都是“家常便饭”。同学们说:“刚接触这个任务时很兴奋,就是觉得这些动作很帅,后来知道看起来酷炫的动作,实际演练时要吃很多的苦,流许多的汗,甚至受很多伤。现在我想只要能坚持下来就是最好的。”高强度的训练也让战术方队的同甘共苦的同学们收获了友谊,仅仅几天他们便彼此相称“战友”,云南白药大家一起用,饭也一起吃,他们说:“一起扛过枪的人感情自然深一些,毕竟一起吃过苦。”

军训第六天早上六点,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普通连队都取消了早练,而战术方队却在雨中坚持训练。原来训练的草坪被淋湿了,他们就到体育馆的地板上练习,虽然坚硬的地板让训练更加艰苦,但没有一个人放弃。战术方队的同学们有一个共同的口号:“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同学们说:“我觉得我们既然来到这就是一个集体。一个人不能称之为集体,人数多了心劲没用到一块也不能称之为一个集体,只有有个共同目标、共同努力的人才能构成一个真正的集体,一股绳,一杆劲。我们是一个团队,就要尽力把动作做得最好最标准。”军训第七天,晚上8:00,其他连队都结束了练习,战术方队刚刚进入运动场开始彩排。借着体育场的灯光,同学们配合音乐完成着一次次练习匍匐、射击等动作,天气微凉,他们却一个个满头大汗,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彩排,大家对自己的表现终于满意了。休息时候大家都低着头,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战术方队训练总负责人对大家说:“大家记住:我们战术方队是一个整体,一个人迟到,大家一起等,一个人受伤,大家就要把你的位置补上,一个人动作不对,整个动作重新做,7天以来我们就是这样的训练节奏,大家进步的这么快和每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明天就是分列式了,胜利来临之前绷紧自己的弦!”

八天的军训转瞬即逝。14日下午的阅兵场上,同学们的口号声响亮、动作标准、神情专注……持枪战术方队的66名同学顺利的完成了所有高难度的动作;十三连的队列中,昔日张祎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认真和严肃,坐在观众席上的徐顺然和正在走向主席台的十三连异口同声的喊着口号,旗手于知飞顺利的完成了端旗和挥旗动作互换,周三九教官的哨声吹的比任何时候都响……在旁观者眼里,跟其他74支连队相比,这只连队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他们的确不是特例,他们是74支连队的一个缩影,参加东农2015级军训的同学、教官们,每个人在军训中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自己的收获,相信在军训中得到的成长和历练将会成为未来他们人生中一份宝贵的财富。

(策划/霍晨光 撰稿/新闻中心记者站:勾涵 采访/新闻中心记者站:吴静波、勾涵、柏柳、杨程越 摄影/新闻中心记者站:高冕、谭泽兴、严程棋、陶禹、孙秋涵、隋依璇)

发布机构:新闻中心 | 责任编辑:霍晨光 | 发布时间:2016-05-16 17:58 | 浏览人次

相关文章

Related articles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最新动态

The latest
联系我们
地址 Add : 中国 哈尔滨 香坊区 长江路600号
电话Tel:+86-451-55190114
传真Fax:+86-451-55190114
书记信箱:shuji@neau.edu.cn
校长信箱:xiaozhang@neau.edu.cn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请扫描右侧的二维码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